人才测评-心理测评-360度测评-未名测评-乐观生涯

网站首页 | 心理量表


社会期望性回答    心理量表    阅读

这是应答偏差中研究得最多的一个领域。社会期望性回答(Socially DesirableResponding, SDR)是指受试总倾向于给出一个使其显示出良好形像的回答。早在50多年以前,心理测量学家就已提出SDR对于问卷效度影响的间题。在40年代,Meehl和HatawayH注了八种用以测定自评量表中SDR的工具。50年代以来,在人格、病理心理、态度以及敏感行为的自陈性测评中,SDR一直是个引人注目的突出问题。

以下的一节中回顾一下SDR在不同情况下的控制方法。即或在一些情形下SDR无从控制,但也还是可以测量的,因此,再接下去是就已有的较好的SDR测评工具进行简介。

SDR效应的控制

既有的控制SDR的方法相当繁杂多样,这里只能作一简单归纳,讨论四种最有代表性的方法:

1.理性法(Rational Technigues)。这是控制自陈工具的构成特征,其目的是防止受试者以社会所期望的方式给出答案。比如:可以采用在社会期望程度上等同的两个陈述要求受试必选其一。如果使用一个陈述,则可用从社会期望性角度来看是中性的陈述。另外,还可选择内容饱和度高的陈述,也就是说,使内容的份量超出社会期望影响。

2.因子分析技术。可在量表建构时采用,即选取在有关因子上负荷最高的条目。如果某个主因子可能是代表SDR,那么可在因子旋转分析之前予以剔除。还有一个更好的办法,如果SDR和内容条目一起评定,可将SDR归于第一因子,无论采用上述哪种技术,其余因子上负荷最高的条目所反映的就是除外SDR影响后的个体差异,因此,这些条目可用以组成没有SDR效应的测评工具。

3.协变量技术(covariate technigues)。这种方法不是试图防止受试作出社会期望性的回答,而是在测定有关内容变量的同时测定SDR,本章末将有一个工具可为示例。

另外,为了提高分数的效度,可将粗分用一个相当SDR影响的量加以校正,从而残余部分则为校正了SDR后的测量变量分。在MMPI计分中,系统地采用了这一方法,其中某些临床量表分都用测定SDR的K量表加以校正。16PF中一些量表的评分现在也采用了类似的方法。

4.减少情境压力:这是一类形式广泛的控制SDR的技术,包括各种减少情境中造成社会期望性回答的压力的方法,或许最简明的一个办法是向受试确保保密性,如果测试在教室进行,以下措施可使受试感受到更高的保密性:1)使受试之间保持一定距离(尤其是熟人之间);2)要求务必不要在答卷上做任何识别记号;3)事先讲好答完后将答卷封在信封里并在出门时放人一个专门的箱子里。或许是因为保密性的缘故,邮寄问卷调查中SDR的问题似乎不是那么突出。

有时需要对两次或更多次评定结果进行比较,这种情况可让受试填上自己的生日或在所有评定时用同一假名。不过,即使采取这些措施,不少受试仍旧怀疑会有人搞清他们的真实身份。

还有一个更为大胆的办法叫做“虚拟通灵器”(bogus pipeline ),实质上也就是一个假测谎器。让受试者与一台仪器相联,主试者声称可以通过测量其生理指标了解他们的态度,这样,仪器就被称为心灵的通路。要求受试者猜测机器对每一个态度间题所读出的答案,用以作为检测其自知力的一个测验。这个设计的思路是,受试会尽力避免被机器搞得窘迫不堪,因此,其所给出的答复较之一般的自评结果受到SDR的影响会小一些。

这一技术在一些调查中被证实有效,能提高对某些敏感问题的检出率。包括:种族主义的态度,性别歧视的态度,自相矛盾的态度,对残疾人联盟的厌恶,对测试内容的答案事先知道与否等情况。

还有一些技术是虚拟通灵器的变种,不过在形式上相对温和一些。例如,在答卷前提醒受试,测量问题中有一些题目是专门测查伪装性。更为复杂一点的一项做法是,给受试一份很容易识别的测谎量表,并予以评分,然后告诉受试其所得分是否存在着做假。

在当面调查中控制SDR的一个有用的技术是随机化回答法(Randomized Response Method),与社会期望相关的问题(如:你曾做过人工流产吗?)与一些无关痛痒的问题(如:你母亲是蓝眼睛吗?)穿插在一起。告诉受试通过掷硬币来确定回答哪些问题(不用告诉检查者掷硬币的结果),例如:正面则回答第1个问题,若硬币为反面则回答第2个问题。因为检查者不知道受试回答哪些间题,受试所感受到的要按社会期望回答问题的压力会小一些。然而,通过三组统计数字最终还是可以估计出样本中的流产率:①调查中得到肯定回答的比例,②假定有50%受试回答了这个问题,③人群中已知的蓝眼睛所占比例。大部分证据提示随机化回答技术确实能提高敏感行为的检出率,不过仍未达到与实际数字相符的程度。

此外,有些研究者通过调查知情代理人的办法来减少SDR影响,调查时不找本人,而是询间对其十分熟悉的人来了解拟调查的行为。根据Sudam等人收集到的资料,这一技术在测评可观察到的外部行为上效果令人满意,但对于测评态度则不然。有关它在人格测量中的作用所得出的结果成败各半。

5.最后一类是最大限度地降低应激,也就是减低测评时的紧张。已知能增加社会期望性回答的因素有:(a)快速的指导语;(b)情绪的唤起;(c)注意力分散。因此,应尽量将这些因素控制到最低限度。

SDR的测量

在研究当中有不少理由需要用到本章所涉及的SDR的评定工具。最常见的一个用处是支持量表内容的区分效度。为了保证量表的内容没有混杂SDR,研究者对同一样本应同时给出这两套评定,以期两者间不存在明显的相关,在上面谈到的协变量和目标旋转技术时也要运用SDR的测定。

在有些情况下,SDR不是用于校正得分的偏差,而是用以作为一个分数是否可信的取舍标准。如果同时给予的SDR评定工具表明被试SDR很高,那么其答卷便可舍弃。可以取一个恰当的划界分以检出那些假装好人或假装坏人的受试。

有了这样一个划界分便可以评价一个量表的内容虚假作答的可能性,如果在可能伪装好人的指导语下,SDR分表得分超过划界分,而量表其他实质变量的得分未变,则说明量表的内容能够抵制SDR的影响。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发现某个人在一个量表中能够装好人并不证明量表在通常情况下混杂有SDR。并且,伪装好人可以是一种个人特质或癖好。

情境性压力也可以用SDR测定工具评估,曾有一些研究者用SDR评定表研究过不同情境下SDR表现的程度。SDR评定表还可以用以确定最佳检查者和最佳测查环境的特点,以期使受试达到最大可能的自我坦露。

在实际工作中,SDR的一个基本用途是测定恒定的个体差异,也就是应答风格。长期以来人们一直很关心应答模式对准确测定某些内容的影响,有人认为,这种模式本身能反映出个体的深层心理结构。

对SDR对于测查影响的广泛关注可从重要的人格测验工具都毫无例外地包括SDR测量这一点得到充分反应。MMPI包括两个这一类的量表:说谎量表用以测定明显的掩饰,K量表针较为隐蔽的微妙的曲解。艾森克人格调查表(EPI)和艾森克人格问卷也带有根据理论假设编制的说谎量表。在Comrey人格量表中包含一个应答偏差分表。其它如人格研究表、人格分类问卷、16-PF等等都有类似的分表。

除了MMPI两个有关分量表,对于其他商业化的SDR测评工具很少有直接的研究,其中原因之一是,这些SDR测查表在内容和风格上都要符合其所附属的测量表,离开测量表用处很少。鉴于有关研究资料的缺乏,这里仅介绍7种用得较多的测量工具。并希望读者在使用前必须考虑选用哪一个最能说明问题,最为合适。

SDR的类别

SDR测量中一个令人困扰的问题是,几个较为著名的测量工具之间相关不高。对SDR测量工具的因子分析揭示出两个主要因子。Paulhus (1984, 1986)提出证据,指出这两个因子分别代表:(1)自欺性拔高(诚实但过于肯定的自我表现,SDE); (2)操纵印象(inpressionmanagement ,迎合他人的自我表现)。各种SDR测量工具在两个因子上的负荷有所不同:PRF的期望量表及Edwards的SD量表主要负荷于自欺因子Wiggins的SD量表,EPQ的L量表主要负荷在IM因子,Marlowe Crowne量表在两个因子都有负荷,但更偏重操纵印象因子。

采用“操纵印象”一词代表了有关SDR的一种传统观点:有些人有意通过他们的回答为自已创造一种最佳的社会形象。受试社会形象有许多方面,这一因子只能体现一个侧面,即:符合社会常规,可以依赖。“操纵印象”比说谎一词好,后者过于刺耳,而且充斥着谴责,而实际上受试可能只是为了避免社会的不认可而不如实表现自己。无论用什么标签,这种倾向依情境和一时的动机而变,这些变异干扰受试自陈内容的有效性。

另一方面,自欺性拔高似乎似乎与适应、自尊乐观、对总体能力的感受等一些人格建构有本质的联系,这一点可通过自欺测量与精神卫生、自尊等各种测量的显著相关得到证明。在“自欺”测量得高分者对自我的曲解是确定存在的,这可从其他一些个人情况中验证(Paulbus)。

两个因子的划分,至少解决了SDR研究中两个基本问题,第一,文献报告SDR和适应有正相关,而传统理论(包括常识)认为当是一种负相关,、作出区分后知道,SD与适应有正性相关,而IM与之几乎没有关系。也就是说,SDR与适应的关系取决于于SDR的类型。

区分SDE与IM后澄清的第二个间题是,何以去除SDR在各种人格特征变量评定中的影响。许多研究表明,控制SDE后会降低人格测量的预测效度。因为它与许多人格特征有本质的联系。需要控制的是IM,本文前面谈到的技术也主要适用于IM的控制。

下面介绍7种评定SDR的工具。

一、爱德华社会期望量表

Edwards Social Desirability Scale(SD)

(Edwards,1957)

简介

Edwards指出,SD是用以测量“个体在自我描述时依照社会期望作回答的倾向”。

Edwards将从MMPI的K, F和L表中抽出的79个条目交给10位法官,请他们判定答案中“是”与“否”二者哪种更符合社会期望。结果有39个条目法官的判定完全一致,这就构成了SD。39个条目中有30个回答“否”计1分,其余9个答“是”计1分。与MMPI 一样,受试必须就“是”“否”选择其一。因此,可能的得分范围是0-39分,高分表示更倾向社会所期望的回答。

对192名大学生测试,Edwards (1957)发现男生均数为28.6 (SD=6:5),女生为27.1(SD=6. 5)。Paulhus(1984)报告在匿名(n=60)和填写姓名(n=40)的情况下,均数分别为28.4 (SD=5.5)和30.3 (SD=4.9)。Tanaka-Matsumi等(1986)测查503名学生,正常者均数为26. 7(SD=6.3),抑郁者为20.9 (Sd=5-3)。

信度和效度

信度:在以上样本的测试中,α系数在0.83-0.87;Rore等报告的2周间隔的重测相关在男性为0.66,女性为0.68。

效度SD与其他测量社会期望性回答的工具都有很高的相关。例如,与Jackson的社会期望性量表PRF的相关为0.71。

在区分效度方面,早期有人批评SD的39个条目中有22个与Talor的焦虑量表重叠,因此它不过是另外一个评定焦虑的工具而已。同样,Crowne和Marlowe认为,因为SD的许多条目都涉及心理痛苦和烦恼,所以从本质上与精神病理问题有所混淆。不过,Edwards(196劝将精神病理的条目替换以后,SD与其它测量工具的相关模式并无改变。

Edwards还就SD测定的内容与操纵印象量表测定的有意说谎作了区分,有关资料有力地支持了这一概念上的区分。

文献报告SD与MMPI相关很高(如:Jackson&Messick,1962),由此引起很大争议。有的研究者认为,这种相关提示MMPI所评估的不是病理心理间题,而是SDR。但Block有力的提出,A SD反映了一种内在的特质,即自我弹性(ego resilieney) 。虽然大多数人都同意,SD反映的是一种综合性素质,但这种素质的确切性质却仍然没有答案。

应用与评价

关于SD的文献很多,但Edwards却几乎不曾谈到过其内在建构。在最近(1988)所作的综述中,他仍然坚持采用一个操作性定义:对量表条目作出社会所期望的回答的倾向。也正因为如此,很难罗列出支持它的证据。有如文献所载,SD显然是反应SDR的第一个因子(自欺性拔高),表明一种诚实的正性偏差。

Edwards最初认为,如果一个测量与SD相关很高,那么测量即无效,但这一点现在已经站不住脚了。事实上,控制了SD以后,导致与适应相关的一些测量的效度下降(kozma&Stones)

幸运的是,Edwards的同事们1987年出版了一个不含病理心理条目的替代版本。新版本与原版功能相似,这回击了30多年前的一些批评。但新版本还有待其他研究者进行深人细致的探讨和检验。

量表条目与评价

SD全部条目取自MMPI,MMPI为版权所有的测评工具,不能在这里列出,仅给出手册中的题号。

以下9个条目答“是”计1分:7, 18, 54, 107, 163, 169, 257,371,528。

以下30个条目答“否”计1分:32, 40, 42, 43, 138, 148, 156, 158, 171,186, 218,241,245,247,252,263,267,269,286,301,321,335,339,352,383,424,431,439,549,555。

二、Marlowe-Crowne社会期望量表

Marlowe一Crowne Social Desirablility Scale,MCSD

(Crowne,Marlowe,1960)

简介

Crowne和Marlewe1960年最初编制MCSD时旨在用其测量自我陈述中的SDR,但其后对MCSD结果的一系列研究使作者确信,这一工具所揭示的是更为广泛的动机问题,作者称之为认可需要(need for approval)。后来,Crowne又将概念进一步修正为对不认可的回避。

Crowne和Marlowe以Edwards的工作为基础开始SDR测量工具的编制,基于Edwards量表中的条目都带有病理性质,他们测重选取反应普通的个体行为和人际行为的条目。开始时,收集了50个条目,经条目分析和有经验的法官评定后,减少为33条。这些条目与MMPI各分表仍有一定程度的相关,但没有Edwards量表那么高。

33个条目分属于下述两种情况之一:1).符合社会期望但很不常见(如:承认错误);2).不符合社会期望但很常见(如:传闲话)。要求受试对每个条目作出“是”或“否”的回答,其中18个条目答“是”得1分,另15个条目答“否”得1分。从而量表得分范围是0-33分,高分表示较强的认可需求。

300名大学生中测试的均数为15.5 (Sd=4.4)。Paulhus在匿名侧试和公开测试两种情况下所得均数分别为13.3(Sd=4. 3)和15.5 (Sd=4.6)。Tanaka-Matsumi等报告正常人及抑郁者的均数分别为14.0和12.3。

信度和效度

在上述样本的测试中,α系数在0.73-0.88。1个月间隔的重测相关为0.88(Crowne等,1964)。

本表在1960年发表时是拟用作测定自我陈述中的SDR,但在总结了一系列有关研究后Crowne和Marlowe发现它含有动机方面的建构:认可的需要。例如,有证据表明,在MCSD得高分较之得低分者对社会性强化反应更明显、对攻击有更强的抑制、对社会影响更为顺从。这些人完成操作任务时更易受到他人评价的影响。他们偏好危险性低的行为,尽量回避别人的评价,即或在获得肯定评价的可能远高于否定评价时仍旧如此。

MCSD主要反映SDR的第二个因子,与Edwards的量表只有低到中度的相关。

应用与评价

MCSD一直具有双重性质,既是一个SDR测评量表,又是认可依赖(approval一dependent)人格的测量。

Strickland1977年所作的综述支持具有评定认可需要的建构,但建议采用“认可动机”一词,而Millham等似乎更偏爱“评价依赖”。“需要”一词在量表问世的年代颇为流行,但现在看来不免失之宽泛。此外,越来越多的证据倾向于将结果的解释改为对不认可的回避,而不是寻求认可。

MCSD还可作为情境性社会期望压力的工具。有兀玩研究表明,它可以敏感地显示不同的旁观者效应,但这种效应并不能证明受试者是有意识地改变自我表现。

争议更大的一个间题是,是否MCSD得高分者掩饰倾向更强。Kiecolt-Glaser等人提供了有关的支持性证据:他们对一组人进行自我肯定定性训练后,MCSD得高分者在自我评定时报告较强的自我肯定,而训练人员的评定却与之不符。还有些证据提示,得高分者会出于社会认可有关的理由说谎,但没有证据表明这些人会因为别的理由说谎。

在一些研究中还发现,根据其配偶的报告,MCSD的得高分者确实具有一些好的品质,如良好的适应性、友善待人等,这使结果的解释更趋复杂。另外,MCSD得高分者本人可能对这些良好品质进一步夸大。

Marlowe一Crowne社会期望量表下面是一些有关个人态度和特点的叙述。请阅读每个条目,确定其所述情况是否与你相符。

1.在投票前我要彻底了解所有候选人的情况。

2.我总是毫不犹豫地放下自己的事帮助有难处的人

*3.如果得不到别人鼓威,有时我很难将事情继续做下去.

4.我从来没有特别讨厌谁。

*5.我偶尔怀疑自己是否具备成功的能力。

*6.如果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有时我感到愤愤不平。

7.我总是很留意自己的衣着。

8.无论在家还是在饭馆,我都一样注重饭桌上的礼仪。

*9.如果能不花钱溜进电影院,而且肯定不会被人发现,我会这么做。

*10.少数一些时候,我因为自己能力不够而放弃某些事情。

*11.我有时喜欢说别人的闲话。

*12.有时我想违抗有权威的人,即使我知道他们是对的,也想这么做。

13.不管与谁交谈,我总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

*14.我记得有过为逃避某些事而“装病”的情况。

*15.我有过利用别人的时候。

16.只要犯了错误,我总是愿意承认。

17.我总是有言必行。

18.与多嘴多舌而又讨厌的人相处,我并不觉得特别困难.

*19.我有时想以牙还牙,不想原谅或忘却了事。

20.如果我不懂得什么事情,我会很痛快地承认。

21.即使对难以相处的人,我也总是彬彬有礼。

*22.有时我一定要坚持按自己的方式做事。

*23.有时我真想砸东西。

24.我从来没想到要别人替我受过。

25.对于别人指望我报答的要求,我从无怨言。

26.当别人说出与我完全不同的意见时,我从来没有厌烦之感。

27.我从来没有不认真检查车辆安全性就开始长途旅行的情况。

*28.我有些时候对别人的幸运相当嫉妒。

29.我几乎从未觉得想要斥责别人。

*30.我有时因为别人要我帮忙而生气。

31.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无缘无故地受到惩罚。

*32.有时我想,当人们遭受不幸时不过是得到了他们应得的。

33.我从来没有有意说过伤害别人感情的话。

注:标*的条目反向计分,答否得1分。

三、MMPI说谎(L) 量表

MMPI Lie Scale

(Meehl&Hathaway,1946)

简介

设计说谎(L)量表是为了确定在完成MMPI时有意按照社会期望作答的受试。量表包含15个陈述,都是一些常见的但不符合社会期望的态度和做法,内容涉及轻微的不诚实,攻击、不好的念头、性格的弱点。与整个MMPI一样,本表采用是一否方式作答。所有条目均为答否计为说谎。在现在的应用中,得分)8时提示存在刻意的自我表现。

Hathaway等(1951)报告男性和女性的均数分别为4.2 (Sd=2.6)和4.5 (Sd=2.6)。165名大学样本中(Goldberg,1972),男女均数分别为2.5 (Sd=1.9)和2.7 (Sd=1.8)。在50000例大样本门诊病人中,男女均数分别为4.2 (Sd=2.3)和4.8 (Sd=2.3)。

信度和效度

病人样本中α系数为0.72,学生样本中为0.6。1周间隔的重测相关系数在0.70-0.85,I年或I年以上重测相关在0.35-0.60。

本表与EPQ的说谎量表及MCSD均有很高的相关。尚没有人提出高分预示在自我陈述以外的其他情况下也有说谎。本表与主要负荷在SDR第一因子的测量工具相关性很低,例如,与MMPI的K量表只有低度到中度的相关。

应用与评价

本表的编制者很快就发现将它用于测查对符合社会期望的需求不够巧妙:它只能用于一些天真的受试,较成熟的人可以很容易地回避,对一个有阅历的受试而言,即或是想按照社会的期望表现,否认一些人们普通存在的属性显然并不现实。

由于L量表与智力的负相关,有人将其视为心理成熟度的一个测量指标。受过大学教育和社会经济地位较高的人得分极少超过4分。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则可能提示缺乏对自己行为的自知力。

条目与评分

本表为MMPI的一部分,全部条目可根据题号在MMPI手册中找到,所有条目均为答否得1分,15个条目在手册中的题号为:15,30,45,60,75,90,105,120,135,150,165,195,225,255,285。

四、MMPI K 量表

MMPI K Scale

(Meehl&Hathaway 1946)

简介

设计K量表的目的在于隐蔽而巧妙地测量完成MMPI中的SDR,应用于确定有病理心理问题但MMPI粗分正常的人。

K量表所含的30个条目是用经验性方法选取的。首先,将正常人MMPI的答卷与已知的存在病理心理问题而临床量表又未见异常的受试的答卷进行比较。这样,获取了22个有鉴别意义的条目。但是,抑郁和精神分裂的病人在这些条目的得分仍然很低。为此,又增加了8个条目用以区分出这两组病人。在目前的应用中,一般16或16分以上提示MMPI答卷无效。

在最初的610名正常样本中,男性和女性的均分分别为12.8(Sd=5.6)和12.1(Sd=5.1)。966例各种精神科患者男女均数分别为14.6 (Sd=5.9)和14.3 (Sd=5.2)。100名大学生样本的均数男女分别为16.1 (Sd=5.1)和15.7 (Sd=5.0)。

信度和效度

2周以内重测信度在0.78-0.92之间,8个月到3年间隔的重测信度范围是0.52-0. 67.

根据原编制者的意图,本表无意于测定本身就属于病理心理的问题,其效度取决于作为一个校正因子的价值,也就是用K量表对MMPI中的其它分量表进行校正后,应该能提高这些分量表的预测效度。遣憾的是,支持性证据很少。有几个研究发现,根据MMPI手册中介绍的方法加以校正后,各分量表和效度有所提高,但多数研究都提示校正后效度下降。

K量表作为一个对防御的测量,支持的证据更充分一些,但依受试的不同而有区别,对于适应不良的大学生,有证据表明K能作为防御性的指征,但对于正常大学生,它反映的似乎是健康的和积极的自我意象。

应用与评价

在引言中已谈到,K量表反映的是SDR的第一因子,这与编制K量表的最初的设想相吻合,即:隐蔽而巧妙地测量期望性应答。但同时需注意,至少某些高分是由自我意象中的正性偏差所致。

条目与计分

全部条目可在MMPI手册中找到,条目在手册中的编号及计分如下:

以下各项答否计1分:30,39,71,89,124,129,134,138,142,148,160,170, 171,180,183,217,234,262,272,296,316,322,374,383,397,398,406,461,502。

仅有一项答是得分:96。

五、期待性回答平衡问卷

Balanced Inventory of Desirable Responding(BIDR)

(Paulhus,1986,1988)

简介

BIDR测量两个方面:1.自欺性拔高(做出诚实但存在正性偏差自我陈述的倾向);2.操纵印象(有意识地伪装自我)。

BIDR脱胎于Sackeim等人编制的自欺与他欺问卷。原来自欺内容的编制基于一种理论设想:具有自欺倾向的个体易于否认心理上有威胁的摄祛和感受。所谓威胁性的想法和感受出自精神分析的理论(如:憎恨父母、从排便中获得快感、存在性幻想)。但是,量表新版本主要注重对正性认知态度.的夸大(对自己的判断与理性过分自信)。这样,重点从自我防御转向自我拔高。本文介绍的是有关自欺的新版量表,以下所有心理测量学的资料都只适用于新版。

编制出操纵印象(impression management)部分的理论假设是:有些个体总是对自己在众多社会期望行为方面予以夸大,而对非期望行为则加以掩盖。由于问题所涉及的是外在行为(如:我从来不乱丢脏东西),所以可以认为,任何曲解都是说谎。

BIDR的40个条目以陈述句给出,要求受试对每一陈述用7分制评定同意的程度。计算总分时加以平衡,即:反向计分条目颠倒以后,就每一极端性回答(6或7)计1分。因此,自欺性拔高(self -deceptive enhancement, SDE)和操纵印象(impression management,IM)的得分掉围都是0-20。这种计分方法使得只有那些作出夸张的期望性回答的个体才会得高分。也可以用整个40个条目为单位计算出总分,作为SDR的指标,此项总分与MCSD的分数高度相关。

测试的样本与得分

SIDE: Quinn (1989)在884名信教者中测试,男女均数分别为7.6 (Sd=3.1)和7. 3(Sd=3. 1)。433名大学生中(Paulhus,1988),男生均数为7.5 (Sd=3.2),女生为6. 8 (Sd=3.1)。

IM:Quinn (1989)报告的样本中,男女均数分别为7.3 (Sd=3.1)和8.9 (Sd=3.2)。大学生中,男生均数为4.3 (Sd=3.1),女生为4.9 (Sd=3. 2) o在匿名戒酒会成员中(n=48),Meller等人报告的均数为11.2 (Sd=4.9)。

信度和效度

信度

在以上提及的研究中,α系数的值在SDE为0.68-0.80, IM分表为0.75-0.86,综合40个条目作为SDR的指标,α为0.83(Paulhus,1988)。 SDE5周间隔的重测相关系数为0.69,IM为0.65。

效度

平行效度:BIDR40条目总分与MCSD的相关为0.71,与Jacobson的多维社会期望调查表相关为0.80,显示其良好的平行效度。

聚合效度

SDE:总的来说,自欺性与其他测量SDR第一因子的工具有很高的相关,显示其良好的同时效度。Paulhus (1988)发现本量表SDE的测量与有关防御和应付的经典测量工具呈正相关。

有些实验研究证实了SDE的结构效度。在经历失败之后,高自欺性的个体更容易表现出利已性偏差。同时,高自欺性的个体有更多的控制错觉,自认是可靠的驾驶者,容易坠人情网,在记忆判断中表现出过分的自信,同时,他们还对尚不存在的事物号称熟悉。

所有这些机制都可解释高SDE者所报告的积极的适应,包括较高的自尊、较少的神经症性倾向、社交焦虑以及移情苦恼,等等。

IM:在前面已谈到,IM量表与拚多传统的说谎量表有很高的相关(如EPQ的L量表,MMPI的L量表),与角色扮演测量也有很高的相关。IM量表与MCSD及一些测定附和性评定工具的相关则提示在缺乏个性的回答中隐含着寻求社会认可的动机。

从IM量表特别能反映出不同答卷情境的影响。例如,与其他六种SDR的测量工具相比,在私下评定和当众评定两种情况下,IM表得分增加最多,Lautenschlager等发现,IM表对测试条件敏感,而SDE则否。

区分效度

在因子分析中,SDE和IM形成两个独立的因子,反应其区分效度。在前几版中,SDE与·IM存在正相关,范围在0.35-0.65之间,而这里介绍的版本中,两者的相关只有0.05-0.40。男性在SDE中得分高于女性,而在IM中低于女性。

应用与评价

BIDR最大的特点是分别提供了SDR两个主要因子的测量:SDE和IM。当SDR与其他变量存在相关时,要作出解释,搞清楚哪个因子起作用十分关键。此外,两分法的计分方法(仅对极端回答计分)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所评定的是一种风格,而不是条目所代表的内容。

虽然测量SDE的条目中不含病理心理的问题,但SDE与适应有关的测量之间有相当程度的相关。这些资料提示,SDE与适应的人格有根本的关联,不过,极端得分者的人格还有待研究。同伴们对这些人适应性的评定性并不像他们自己评定的那么好,他们也可能在应激时崩溃。

由于建构概念的不确定,SDE的效度仍是一个间题,此外,还有些与其在概念上相当类似的标签,如:缺乏自知力、过分自信、武断,等等。不管用什么标签,有一点是明确的:SDE所评定的是SDR的一种特定形式,它不易受到的有目的的操纵,不同于IM。

BIDR(第6版)

用下面的数字在每一陈述的右边表示你同意的程度:1-2-3-4-5-6-7

1=完全不同意7=非常同意

1.我的第一印象往往被证明是正确的。

*2.对我来说,要改变任何不良习惯都很难。

3.我无意去知道别人到底对我有什么看法。

*4我并不总是忠实于自己。

5.我总是很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喜欢某些东西。

*6.我在情绪激动的时候,思维会出偏差。

7.我一旦下了决心,别人很少能使我改变主意。

*8.超速行驶时,我不是一个安全可靠的驾驶者。

9.我牢牢地把握着自己命运。

*10.我很难抛开烦扰人的想法。

11.我对自己的决定从不后悔。

*12.我有时因为犹豫不决而遭受损失。

13.我之所以参加投票是因为它能起到作用。

*14.父母对我的责罚并非总是公平的。

15.我是一个完全理智的人。

*16.我很少对别人的批评心怀感激。

17.我对自己的判断非常自信。

*18.有的时候我怀疑自己充当情人的能力.

19.假如有人正巧不喜欢我,这对我没什么.

*20.对于自己为什么要做某些事情,我并不总是十分明白。

*21.如果迫不得已,我有时说些谎话.

22.我从不掩盖自己的错误。

*23.我有过利用别人的时候.

24.我从不咒骂别人。

*25.我有时想以牙还牙,不想原谅或忘记了事。

26.我总是遵纪守法,即使不可能被发现也一样。

*27.我曾在背后说过朋友的坏话。

28.当我看到别人进行私人谈话,我尽量避开以免听见.

*29.我曾悄悄收下多找给我的钱。

30.在海关,我总是如数申报所有东西。

*31.小的时候,我有时偷东西。

32.我从来不在街上扔脏东西。

*33.我有时超速驾车.

34.我从来不看色情书刊。

*35.我做过一些谁也不知道的事。

36.我从来不乖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37.我曾经在并没生病时,向单位或学校请病假.

38.我从来没有损坏了图书馆的书或商店的东西而又不说的情况。

*39.我有些很不好的习惯。

40.我不对别人的事情说长道短。

六、态度与意见调查中的期望性作答

Responding Desirably on Attitudes and Opinions(RD一16)

(Schuessler,Hittle & Cardacia,1978)

简介

本表用于在普通人群中进行态度和意见调查时检测社会期望性回答。本量表的编制经历了几个阶段:首先是从上百个态度、道德及有关内容的调查中抽取了270个条目,然后就这些条目的社会期望程度进行评定,去除那些中性的及受种族和教育程度影响的条目,最后选出16个包含广泛主题的条目。量表的常模是在全美1522人的大样本中获得的。

16个条目组成8对,分别取自八类不同内容的调查表。可能的得分范围是0-16,高分表示倾向符合社会期望的回答。

在1522名成人中测试,均数为12.7 (Sd=7.5)。Krebs (1987)采用10条目简本在美国和德国测试,所得均数分别是7.9(Sd=1. 6)和7.2 (Sd=1.6)。

信度和效度

Schuessler报告的α系数为0.64,尚无重测相关的资料。

本表与Jackson的10条目社会期望量表的相关为0.55,表明其同时效度。据Schuessler报告,本表与MCSD的相关只有0.07-0.16,提示其区分效度。

应用与评价

RD-16的几个特点使其适于在态度和意见调查中应用。首先,其条目取自广泛的态度和意见调查表;第二,条目是经过在分层取样的成人中测试后选出的,不同于常见的仅在大学生中进行测试的其他量表;第三,筛选出的条目不受种族和教育程度的影响。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虽然条目取自态度和意见调查工具,但统计分析表明,它与其它SDR测量工具一样,有些条目反映人格特点。

本表测量的属于SDR第一因子的内容。

RD-16

请圈划“同意”或“不同意”表示你的态度。请不要漏掉条目。

1.我发现自己能从许多方面帮助别人。同意不同意。

2.我感到我的生活比父母在我这个年龄时的生活好。

3.尽管有许多变迁,生活中总是有一定的规律可循。

4.一个人如果想结交朋友,他/她就能够做到。

5.任何人只要肯努力,就可以提商生活水平。

6.多数人确实信奉诚实是处世的上策.

7.总的来说,我对生活中的运气感到满意。

8.只要你以诚待人,别人会这样对你.

*9.现在很难说清楚对错是非。

*10.许多人的友警只是为了从你那里得到某些东西。

*11.如果运气不好,不可能有出头之日。

*12.我不时感到对自己很陌生.

*13.未来显得十分凄协.

*14.我经常感到没人需要我。

*15.生活太令人厌倦,我什么也不想做了。

*16.要与人相处,就必须学会戴着面具生活。

注:1.标*的条目为反向计分,答否计1分。

2.本表使用时应重新随机排序。

七、儿童社会期望量表

Children’s Social Desirability Scale(CSD)

(Cradall&Katkovsky,1965)

简介

仿照MCSD,CSD用于评定儿童的的认可需要,后来,概念的解释更改为对不认可的惧怕。

量表由48个陈述句组成,以是一否的形式作答,其中有26个条目答“是”得分。本表大多数条目的内容与MCSD一致,另外一些条目涉及儿童特有的内容(如:“有时我想做一些父母认为我这个年龄还不能做的事情”),还有些条目是用儿童的语言措词的(如:“有时我想尽情的玩,不用去上学”)。可能的得分范围是0-48,高分表明对不认可的惧怕。

在对956名中小学学生的测试中,Cradall发现,得分从3年级的29.3 (Sd=10.4)到12年级的12.7 (Sd=7.6),随年龄增长,得分逐渐递减。

信度和效度

所报告的劈半相关从0.82到0.95。一个月间隔的重测相关为0.85-0.90,3年重测相关在男性为0.43,女性为0.19.

CSD与MCSD“良好印象量表(CPI)”的相关分别为0.78和0.81。得分高者做事谨慎,但自信较低。在观察研究中,得高分者较少攻击性和参与性,回避一些活动,有人在场时吃糖果较少。

应用与评价

从个体发展看,有的资料提示SDR与母亲的敌意、批评、限制、惩罚以及缺乏鼓励有关,此外,婴儿期的非依从性和支配性倾向也与成年期的SDR相关。

SDR在发育过程中的稳定性也是一个关键问题。1个月间隔的重测相关很高,但3年间隔的重测相关很低。Cradall认为这是发育过程中不稳定的表现。

CSD

这个问卷列出了大多数儿童都会经历的一些情况,请认真阅读。读完一句话后,看看是否适合你。如果适合你,就在句子后面的“是”上划“Y”,如果不适合,在“否”上划“Y”。

1.我在聚会中总能开心。

*2.我有时说一点谎话。

3.我从不因为要放下手头的事去上学或开始吃饭而生气。

* 4.有时候,我不喜欢把自己的东西分给朋友。

5.我对别人总是很尊重。

6.我绝不会打比我弱小的孩子。

*7.我有时不喜欢做老师让我做的事情。

8.我从来不对父母顶嘴。

9.我犯了错误时,总是承认自己错了。

*10.我觉得父母并不是每件事都判断得对。

11.我从没想过要对别人说不友好的话.

12.我总是按时完成所有家庭作业。

*13.有时我想摔东西或砸东西。

14.我从来没有让别人因为我的过错挨骂受批评。

*15.有时说的一些话,只是为了给朋友们留一个好印象。

16.我总是小心地保持衣服的干净和房间的整洁。

17.我生气时从不大喊大叫。

*18.即使没有生病,有时我也喜欢呆在家里不去上学。

*19.有时我真希望父母别事事管得那么死.

20.我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21.我有时跟妈妈吵着要做她不想让我做的事。

22.我从没说过什么让别人觉得不好的话。

23.老师对什么都比我懂得多。

24.我总是很有礼貌,对不太好的人也不例外。

*25.我有时做一些不准我做的事情。

26.我从不生气。

27.有时我要某一件东西,仅仅是因为别人有了这样东西。

28.我总是听父母的话。

29.我从来不忘记说“请”、“谢谢”。

*30.我有时真希望光是尽情的玩,不用去上学.

31.我每次吃饭以前都洗手。

*32.有时我知道父母需要我帮忙做家务,我也不帮他们.

33.我从来没觉得交朋友有困难.

34.我从没做过破坏纪律或违反法律的事。

*35.别人做了对我不利的事情时,我有时想跟他们算账。

*36.我有时因为得不到我想要的东西而生气。

37.我总是帮助受伤的小动物。

*38.有时我想做一些父母认为我这个年纪还不能做的事情。

*39.我有时觉得取笑别人挺有意思。

40.我从来没有不经过允许就借用别人的东西。

*41.当别人干扰了我正在做的事,我有时感到厌烦。

42.我总是乐于与别人合作。

43.当我最好的朋友想做我不想做的事情,我从不感到厌烦。

*44.我有时希望别的孩子对我说的话更注意。

45.我总是做恰当的事情。

*46.我有时不愿意服从父母。

*47.当别人要我替他做事时,我有时不情愿.

*48.当别人不按我的愿望做事时,有时我会特别生气。

注:*为反向计分项,答“否”计1分。

心理测试   心理量表   社会期望性回答  

网站首页 | 性格兴趣 | 智力测试 | 心理健康 | 情商管理 | 思维密码 | 职业能力 | 团队管理 | 心理综合 | 心理素质 | 亲密关系 | 人际交往 | 为人处世 | 人生价值 | 职场政治 | 家庭教育 | 趣味测试 | 一题速测 | 知识文库 | 心理量表 | 公考题库 | 入职测试